首页>英合动态> 两代律政佳人 正义天平砝码
英合动态
两代律政佳人 正义天平砝码
关键词: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编辑:英合律师更新时间:2019年9月11日

       31年前,母亲童文英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1993年开始执业,人们称呼她为“童律师”,手写法律文书、书堆里检索法律条文,是精通各类案件的“万金油”,见证了我国律师制度改革不断深化的几十年。

       2010年,女儿何童欣通过国家司法考试,2013年执业,人们喜欢称呼她为“小童律师”,大数据分析、诉讼可视化、Alpha系统等互联网时代产物如雨后春笋,迎来律师行业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律师也越来越接近一份普通的职业。

       新中国成立甚至改革开放前,中国律师制度曾一度出现空白。弹指一挥间,律师制度恢复重建已走过40年的历程,律师队伍也从1979年的200多人到当下的42.3万多之巨,这一数字的变化正是律师行业发展和法治进步的见证。1988年到2019年,母女俩见证了律师行业30余年的变化。

 

手写文书  “律师一代”的“手工”办案

 

       16岁的童文英高中毕业,考取福州军区军医学校,随后到部队医院从事医务工作。转业后,童文英进入机关工作。24岁那年双喜临门,童文英不仅跨专业通过了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女儿也出生了,她的到来,似乎与律师注定有不解之缘。

       1年后,童文英正式成为了“童律师”,开始了律师生涯,一干就干到退休。

童文英

1988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1993年执业

福建泾渭明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今年办理退休

 

       上世纪90年代当律师并非易事,没有大数据、没有模板,检索法律条文得把自己埋进书堆,法律文书全靠手写,去华安县城开个庭需要在山路上颠簸四个小时。艰苦的办案条件下,童律师年年代理的案件数居高不下,努力程度可见一斑。那时缺乏宣传渠道,案源全靠口碑积攒。

       虽然没有先进的办案工具,但这并不耽误童律师办案。至今她家中还留有历年来的工作笔记和《案件登记表》,笔记本记载了每日行程、工作内容,每年一本积攒了厚厚一堆;《案件登记表》则是简易表格手填案件信息,表格类目和如今的OA系统收案登记信息接近,每年都装订成册,早期的纸张早已泛黄,留下属于那个勤勉时代的印记。

       童律师办案雷厉风行又细致入微,会与当事人沟通案件每个进展每个细节,让当事人“心中有数”。即使去与法官沟通案情,她也会前后两次告知当事人。正是这样,童律师即使没有现代的营销却也不缺客户。

 

女承母业  “律师二代”的智能办案

 

       “小学曾写过一篇作文叫《20年后的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我当时想要的状态,女承母业成为一名律师,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

       回首往事,何童欣颇为感慨,如今的她已经是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律师合伙人。

 

       谈起“小童律师”何童欣的职业初衷,她笑道:“从小便觉得母亲这个职业很自由同时也有‘面子’,从小学习自觉,立志女承母业!当时所有的专业都填选与法律相关的专业,大四就通过了司法考试。”

       近年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已进入公众视野。互联网改变了律师服务的方式、律师营销的途径,甚至法院立案和审判工作形式。何童欣表示,律师不用再手写文书,也不用辛苦在书堆中寻找法律条文,通过大数据便能检索同类型案件、文书模板等;不再单纯依靠线下积攒口碑,可以通过公益讲座、公益律师、自媒体等实现自我营销,树立品牌;同时律师也不再是“单打独斗”,更加注重团队化。

       在接触一些新兴的办案工具,享受智能办案的便捷后,何童欣便喜欢把“技术驱动法律”挂在嘴边,经常向童律师炫技——大数据分析报告的厉害、诉讼可视化美观实用、律所OA系统流程管理的规范化,以及当今Alpha系统功能的强大、法律检索的高效智能。“跟不上时代了,你们年轻律师真厉害。”对于这些,童律师从不反驳,而且与时俱进不断学习。

 

       独立执业后,何童欣才明白,律师并不像表面上光鲜亮丽,从青涩的实习律师,到独立的执业律师,再到谋求律所发展道路和法律服务新模式的合伙人、管理人,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虽然与上个世纪相比,办案工具更加先进便捷,但工作到凌晨一两点都是常态。并且你任何时候来律所,总有一盏灯是亮着的!”何童欣表示,这也让她更加钦佩母亲。

何童欣

2010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

2013年执业

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与时俱进  做天平上的那枚砝码

 

       在每一次办案中,何童欣始终坚信张斌生律师那句:“我们律师只是天平上的小砝码,而不是天平的本身。当天平出现倾斜的时候,我们要化身一个小砝码,加到弱势的一边,努力去推进天平的平衡。”

 

       2016年何童欣代理过一个民间借贷诉讼,妻子是被告之一,也是何童欣当事人,妻子因受到丈夫家暴离家出走,分居半年后“净身出户”协议离婚。在夫妻分居期间,丈夫借款一百多万元,妻子毫不知情。离婚两年后,妻子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告主张这是夫妻共同债务,要求她承担共同还款责任。而根据当时的婚姻法司法解释,夫妻共同债务侧重于审查借款形成的时间是不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此一审败诉了。“当时我的当事人很沮丧,但是我还是鼓励她上诉争取。虽然希望渺茫,当事人还是听取了我的建议,上诉了。”何童欣说,就在二审期间,等到了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出台,对夫妻共同债务的审查更全面考虑是否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借款金额是否超出日常家庭生活需要等。这个案件在二审中得到了改判,认定案涉借款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由丈夫自行偿还。“我当事人的后半生终于不必背负沉重的负担,可以开始新生活。”何童欣欣慰地说,她认为这个案件结果的扭转,有她们的努力和坚持,但更多的应该归功于法律的与时俱进和法官的公正。

 

永葆激情   为他人伸张正义

 

       有人说:“激情是原动力,专业性则是完成任务的手段。”今年已经55岁的“童律师”已经正式退休,但她依旧时常在钻研新出的法律条文,学习互联网,学习智能办案,乐此不疲。

  30余年风雨征程,不负时光,童律师见证了我国律师时代的大变迁。虽然开启了退休生活,但她却没闲着,早年打下的口碑,让她的退休生活依旧有源源不断的新咨询,并且听完案情三言两语点拨后有极高的委托率。何童欣解释:“其实这个职业,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退休,母亲这一辈子都是律师!”

  “母亲时常教导我,接手案件后一定要及时跟进,让当事人心中踏实。其次,记住别人为难的事儿,有精力的话可以回访。”何童欣感慨,随着和母亲业务上的配合增多,她终于认识到母亲像职业道路上的一座高山,需要努力很多年才能翻越。

  这对律政佳人从踏进这个行业起,为的不仅仅是安身立命,更是为了追逐胸中的满腔争议,能够为他人伸张正义。她们虽然没有权杖和利剑,但一样守护着正义的天平,“童律师”和“小童律师”戴着荆棘的王冠而来,即使道路坎坷,以及肩负“维护权益”的使命。